• 陈红太:中国快速发展的经验特征——四民主义 2018-05-02
  • 澳門舉辦研討會探討特色金融發展前景 2018-05-02
  • 中国启动铲除网上暴恐音专项行动 2018-05-01
  • 耳聽國歌,心係家國——訪香港前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 2018-05-01
  • 洪银兴:推动新时代“四化”同步发展 2018-05-01
  • “憨书记”熊尚兵:为了穷乡亲,不当老板当“村官” 2018-05-01
  • 中国商用车博览会在重庆开幕 900余家企业参展 2018-04-30
  • 宣城一季度重点项目集中签约开工竣工投产仪式举行 2018-04-30
  • 互存金融受邀参加“金融未来”全球金融科技投资峰会 2018-04-30
  • 清华复旦共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学教学研究基地 2018-04-29
  • 交警:年末“宿醉”频发 酒后切勿开车 2018-04-29
  • 苏州市十六届人大一次会议2017年1月中旬召开 2018-04-29
  • 屈原投河并非为“殉国”,而是殉自己的心志 2018-04-28
  • 去中心化的核心——智能合約是什么?

    1381 1
    今日幣價
    btc$8531/ eth$692/Eos$15.19

    智能合約是一個區塊鏈項目的核心。但是這是什么呢 它能解決哪些問題呢?
    就我們目前對于區塊鏈的討論而言,我們已經說過很多話題,包括什么使得區塊鏈轉賬不可篡改,區塊鏈技術是如何在多方金融交易中提供信任等等。但是我們還沒有說過,區塊鏈技術如何去中心化的,這就是“智能合約”的內容。
    在我們深入研究這個話題之前,首先需要說明,除了名字,智能合約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合約,它也不能代替合約。智能合約是一套軟件程序,是基于區塊鏈的,并且會在區塊鏈檢測到某些特定數據條件下時會觸發。如果這個聽起來很模糊,這是因為智能合約可以在很多場合應用。
    智能合約:概念、特征與應用
    正式介紹智能合約之前,先來說說當前存在的最有影響力的兩大公鏈,即比特幣和以太坊。前者作為區塊鏈1.0版本的代表,區塊加載的賬本信息比較單一,集中于認證新幣產生以及舊幣在賬戶間轉移,并無其他更多功能。而后者作為區塊鏈2.0版本的代表,更重要的是想要創建一種操作系統式的生態,人們可以利用該生態實現更多樣化的價值創造與轉移,而其核心工具就是所謂的“智能合約”。以太坊上也存在數字貨幣,但以太幣主要是用于支付智能合約的相關運算,其存在的意義和比特幣有著重大差別。
    什么是智能合約?
    視頻里也講到,智能合約是由尼克薩博在1996年首次提出的概念。更確切的說,它是出現在比特幣時代之前的,他對智能合約的定義如下:
    一個智能合約是一套以數字形式定義的約定,包括合約參與方可以在上面執行這些約定的協議。智能合約的基本思想是,各種各樣的合約條款可以嵌入到我們使用的硬件和軟件中從而使得攻擊者需要很大的代價去攻擊。
    因此,尼克薩博設想了一種能夠自動執行的智能合約,而且攻擊它的代價是昂貴的。很顯然,當區塊鏈出現的時候,人們就已經開始了努力嘗試用區塊鏈來實現這種可自動執行且攻擊代價昂貴的智能合約。畢竟,PoW共識算法之下回溯更改區塊中的一筆交易,代價是巨大的;而且可以提供自動執行的審查交易進入以太坊等。他們保證了圖靈完備性,意味著什么都可以執行。
    而智能合約的原型,就類似于自動售貨機,通過一系列的設計實現共識并予以執行。具體而言,智能合約是條款以計算機語言而非日常語言或法律語言記錄的智能合同,其工作的基本原理類似于計算機程序的if-then語句,在預先設定的條件達成時,就自動執行相應的合同條款。
    所有這些新的智能合約的平臺,為用戶提供了一個新的去中心化的世界:編寫和執行從不停止的代碼成為可能,這就導致了未來各種各樣的創新,比如“去中心化的優步”、“去中心化的愛彼迎”以及“去中心化的黑暗網絡市場”。或者更進一步來講:去中心化的計算。以太坊試圖成為“世界的計算機”。
    智能合約要實現其“在沒有第三方的情況下進行可信交易,這些交易可追蹤且不可逆轉”的功能,現在看起來必須和區塊鏈技術結合在一起。一方面,區塊鏈的結構特點決定了智能合約的內容(代碼)可追蹤且不可篡改,另一方面,區塊鏈上能夠加載的豐富資源和價值,使得各種合約的自動執行成為可能。

    智能合約工作原理
    基于區塊鏈的智能合約構建及執行分為如下幾步:
    1、多方用戶共同參與制定一份智能合約;
    2、合約通過P2P網絡擴散并存入區塊鏈;
    3、區塊鏈構建的智能合約自動執行。
    多方用戶共同參與制定一份智能合約”的過程,包括如下步驟:
    (1)首先用戶必須先注冊成為區塊鏈的用戶,區塊鏈返回給用戶一對公鑰和私鑰;公鑰做為用戶在區塊鏈上的賬戶地址,私鑰做為操作該賬戶的唯一鑰匙。
    (2)兩個以兩個以上的用戶根據需要,共同商定了一份承諾,承諾中包含了雙方的權利和義務;這些權利和義務以電子化的方式,編程機器語言;參與者分別用各自私鑰進行簽名;以確保合約的有效性。
    (3)簽名后的智能合約,將會根據其中的承諾內容,傳入區塊鏈網絡中。
    合約通過P2P網絡擴散并存入區塊鏈”的過程,包括如下步驟:
    (1)合約通過P2P的方式在區塊鏈全網中擴散,每個節點都會收到一份;區塊鏈中的驗證節點會將收到的合約先保存到內存中,等待新一輪的共識時間,觸發對該份合約的共識和處理。
    (2)共識時間到了,驗證節點會把最近一段時間內保存的所有合約,一起打包成一個合約集合(set),并算出這個合約集合的Hash值,最后將這個合約集合的Hash值組裝成一個區塊結構,擴散到全網;其它驗證節點收到這個區塊結構后,會把里面包含的合約集合的Hash取出來,與自己保存的合約集合進行比較;同時發送一份自己認可的合約集合給其它的驗證節點;通過這種多輪的發送和比較;所有的驗證節點最終在規定的時間內對最新的合約集合達成一致。
    (3)最新達成的合約集合會以區塊的形式擴散到全網,如下圖所示,每個區塊包含以下信息:當前區塊的Hash值、前一區塊的Hash值、達成共識時的時間戳、以及其它描述信息;同時區塊鏈最重要的信息是帶有一組已經達成共識的合約集;收到合約集的節點,都會對每條合約進行驗證,驗證通過的合約才回最終寫入區塊鏈中,驗證的內容主要是合約參與者的私鑰簽名是否與賬戶匹配。
    智能合約與傳統合約相比,個人認為最大的特點和優勢就是其解決了“信用”的問題。傳統合約達成前,參與者先要了解各方的信用背景以選擇合適的對象,合約達成后的階段,也要依賴于各方的誠實信用,或者引入第三方(如支付寶)來擔保合約履行。但在智能合約的場合,鏈上的資源是真實透明的,合約的內容確定后就無法更改,執行更是不用依賴任何額外操作。最終,“匿名信用”成為現實,合約締結前無需進行信用調查,締結后也不用第三方進行擔保履行,從而實現交易成本大大降低,交易效率則大幅提高。雖然現階段的智能合約還存在安全性不夠充分,私密性難以保障,上鏈資源受限等種種問題,但從理論上說,其應用前景無疑是廣泛的,在不斷完善改良之后,代替很大一部分傳統合同以及創造出一批新型合同,這都是很有可能的。
    三、相關法律問題
    智能合約的應用場景是廣闊的,但隨之而來的法律問題也可能是多方面的。由于其主流應用在當前還并未成為現實,所以此處所謂法律問題的探討,與其說是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不如說是發現問題,甚至是想象可能存在的問題更為貼切。
    1、資源上鏈的基礎問題:
    智能合約的性質是合同,表達的是一種債權關系。根據民法原理,債權關系得以成立的基礎,是物權關系的存在。如何使得更多資源上鏈,也就是建立基于區塊鏈的物權體系,恐怕是決定智能合約應用范圍的基本前提。好消息是,那些沒有實體而本身就需要登記的財產權,如公司股權、知識產權等,正是區塊鏈技術應用的前沿陣地,有望早于其他財產權提前上鏈,從而圍繞這些資源就有更大余地去設計相關的智能合約。但日常生活中涉及的其他資源要如何代碼化,如何同現有法律體系下的物權體系相對接,恐怕是一個必須同時從技術和法律兩個角度來考慮并設計的問題。
    2、智能合約與法律文本之對應關系:
    智能合約全部由代碼組成,而典型的合同則是一份有著法律意義的文本,這兩者之間存在到底能否對應以及如何對應的問題。一方面,通過智能合約的訂立和自動執行,完全有可能實現和傳統合同一樣的法律效果,因此理論上可以將代碼“翻譯”為法律文本,或者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解讀出雙方合意。另一方面,智能合約無疑又缺乏很多傳統文本所含有的要素,比如在匿名的環境中,簽約主體的身份首先就不明確。代碼能否“翻譯”,可能是智能合約接受合同法規制的現實基礎。
    3、合約無法更改的兩面性:
    智能合約的最大特點就是無法更改和自動執行,這構成了智能合約實現“匿名信用”的基礎。但合約無法更改顯然具有另外一方面的安全隱患。傳統合同的語境下,合同存在無效或者可撤銷、可解除的情形,都可能導致合同履行的終止。然而在智能合約的場合,這些機制還有適用的可能嗎?如果要繼續適用,在一個去中心化的環境中,需要引入怎樣的技術手段才能得以實現?如果合同履行能夠被終止,那么智能合約的基礎就可能被動搖,考慮到這一點,是否要堅持“代碼即法律”,將智能合約的自動執行貫徹到底?這些問題都無法簡單得以回答。
    4、對傳統合同法理念的各種挑戰:
    區塊鏈和智能合約是具有“解構”性質的新技術,其應用對傳統合同法的理念和基本框架將帶來沖擊。在智能合約的語境下,不需要什么“誠實信用”,不需要什么“合同的履行”甚至在合約全部能夠自動執行的情況下,連平時被大家倒背如流的“違約責任”這一章都顯得多余。對智能合約到底應該怎樣適用合同法規范,智能合約又將如何改造現有的合同法規范,在將來一段時間內恐怕會成為法律人們不得不面對的課題。
    問題1 :現實資產
    但是當很多人閱讀尼克薩博的文章時,很明顯的感覺到,尼克薩博對“為了把現實世界中的資產和行為與智能合約聯系起來,可信人和公證人是需要的”是非常清楚的。你不能把強迫一個人去使用區塊鏈來把他的車通過軟件來交給他。你不能強迫一個人使用區塊鏈根據軟件定義規范來創建一個特定的應用程序。你不能強迫你的毒販來用區塊鏈來發給你那些你已經支付的大麻。這是不可能的。在這些情況下,顯然需要一名仲裁員。交易的雙方都需要信任第三方,如果雙方都不同意那么就需要它來進行仲裁。
    在這些情況下,當現實世界的資產或服務轉化成數字貨幣時,很明顯“智能合約”不能增加很多,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為聯合賬戶提供理論。在大多數情況下,這就是一個簡單的“2/3的多重簽名”:買方、賣方和受信的第三方創建一個聯合賬戶。當買方收到貨物時,他會簽署交易,賣方收到錢時,也會簽署交易。如果買方不想簽署交易,因為他認為產品不好或者服務不到位,受信的第三方就可以進行仲裁,如果他認為合適的話,可以退還買方(部分)金額。如果賣方可以證明他確實做到了事前已達成協議,仲裁員可以決定繞過買方并把錢寄給賣方。
    但是,等等,我們是要干什么來著?這難道不可能在比特幣上持續幾年嗎?是的,這意味著整個用例在比特幣上是可能的。那這樣看來,以太坊以及其他的智能合約平臺沒有添加任何有用的東西。區塊鏈看起來并不需要一個圖靈完備的平臺。
    問題2:可信節點
    那運行網站或者相關平臺呢?現實世界中沒有任何資產應用到這些項目中。當然,這不僅僅是貨幣交易對吧?好吧,我們這樣想,我們想在以太坊這種世界計算機上運行一個網站,這樣這個網站就能“永不停歇”。這聽起來相當模糊。它在實際中意味著什么呢?網站的創建者把網站的代碼放到區塊鏈上,所有的節點都下載代碼,打開網站。如果每一個節點都需要下載所有的網站,這將會造成巨大的帶寬和存儲消耗。這看起來非常的低效。如果你不需要這個網站,那你為什么還為了它而下載所有的代碼?通常來講,用戶只從網站服務器上下載他們需要的文件,并在瀏覽器中打開它。“圖靈完備的智能平臺”所嘗試的是另一種方式。
    好吧,我們假設只有某些節點下載了所有網站的內容,其他節點只下載了部分的內容。我們現在部署的是一種分布式的服務器,任意一個用戶都可以連接到它并獲得網站。用戶本身不會運行一個全節點來連接到他們自己版本的網站。但是,運行一個全節點的動機是什么呢?你只能通過執行代碼來獲得獎勵,而不是通過存儲和廣播大量的數據。比方說,智能合約平臺編寫了一個合約,讓用戶為每一次發向節點的數據請求進行支付。(請注意,這也需要所謂的分片,因為當只有某些特定的節點可以對請求數據應答時,也只有這些節點就可以對智能合約驗證有效性。)用戶是如何確定他得到的是一個正確的而不是低級甚至是錯誤虛假的版本?除非用戶使用原始服務驗證數據,否則無法解決此問題。所以用戶要么盲目的信任他連接到的節點,要么他就連接到在區塊鏈上發布網站的原始節點。那么我們又回到了一開始很明顯,連接到為網站服務的中心服務器上是更加有效的。如果你想要擁有一個永不停歇的網站,那么就把它當做一個在Tor或I2P網絡上運行的隱藏服務不需要巨大的帶寬和極大地存儲代價,不需要信任其他節點,不需要支付訪問人們往往會忘記,互聯網本身就是相當的去中心化的。如果你運行自己的服務器,那么你就是以去中心化的方式來運行你的網站的。然而,為網站申請一個托管公司卻是更有效更可靠的。
    問題3:數據服務
    這就帶給了我們預言機(Oracle)的概念。預言機基本上是一個提供數據的可信服務。與被用作網站服務器的非全節點相比,這是一個不太激進的想法,因為預言機唯一的目的就是為智能合約提供一份獨特的輸入數據。想象一下,在歐元兌美元匯率上有兩個選項。你可以打賭,到今年年底歐元將跌至1美元以下。智能合約可以處理一切。所有的代碼都在區塊鏈上運行的:你在合約地址中存入一定金額,當智能合約檢測到一歐元確實低于一美元時,合約就會執行,然后你就會雙倍的拿回你的錢。若果今年年底,歐元并沒有跌至1美元以下,你就輸了,你的錢就會被拿走。
    這看起來非常直接,非常容易實現,對吧?不過有個小問題……智能合約從哪里得到支持它檢查歐元和美元匯率的實時數據?這些數據區塊鏈上是沒有的,而是存在外部的。你可以使用例如這個鏈接中的免費的API來跟蹤歐元和美元的匯率,并且把它編碼到智能合約中。但是仍然有一個很大的問題……當外部數據源崩潰時,會顯示0為歐元和美元兌換匯率,這時會發生什么?智能合約是可以自動執行的。交易是有效的而且是不可變更的。所以這兩個選項的創建者因為數據源中的bug而丟失了錢。你可以使用不同的數據源來提供數據并忽略異常值。例如,你使用了3個實時更新的數據源,那么智能合約會自動忽略離平均值最遠的那個,并根據剩下的兩個數據重新計算平均值。這似乎已經解決了問題。如果有異常值,也不會影響智能合約要用的數據的。但是弱點依舊存在。如果已經到了12月31號,歐元兌美元的匯率仍然沒有下降到1美元以下,那么你將要損失1000萬美元。那么你現在就有一個非常大的動機去賄賂其中的兩條數據源:顯示一分鐘的0.9美元作為匯率,為此你支付他們200萬。結果呢,你會賭贏,并且獲利2000萬!而且數據源擁有者也可以自己創建投注,并故意在他們的軟件中創建漏洞,從中獲利。
    很顯然區塊鏈并沒有解決這種問題,并且使它變得更糟。NADAQ上的錯誤數據資料可以通過回滾一些交易來修正,但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是無法回滾的(除非您是Vitalik Buterin的朋友)。我希望你現在明白為什么我對這個可信任的數據整個概念持有懷疑的態度。如果賭注不多的時候你可以信任一個數據源。即使發生錯誤你也只是損失少量的資金。如果你信任你的交易對手,并且他是一個誠實節點的話,你甚至可能拿回你的錢。但是,我非常確信,那些處理大筆交易的大公司是不會相信外部數據源的。他們會要求交易簽名。是的,我們確實回到了交易中可信的第三方。
    如果你不信任外部數據,那么我們能不能僅僅用一個多方簽名的交易來決定到底是誰贏了賭注?實現是非常簡單的:你在服務器上運行一個“智能腳本”。這個服務器把外部數據作為輸入,來決定何時觸發一個發送給仲裁員的警報。仲裁員會手動檢查數據是否確實正確,如果是正確的,那么它就會對交易進行簽名。如果仲裁員確定了這筆數據是錯誤的,那么你就可以起訴他并把你的錢拿回來。所以外部數據提供者就有提供正確數據的動機。這個系統也是非常有效的,因為區塊鏈不需要檢查每一個智能合約,它只需要驗證多重簽名交易的有效性。一切都發生在鏈上。我不會冒昧的構建“去中心化的外部數據”的“創新”。我非常確定那些也是可以玩的,但這就超出了本文的范圍。
    問題4:擴展性
    仍然不相信“從不停止的代碼”沒有真正的用例? 我將提供另一個不需要信任的數據的例子。可以想象一個賭博的“dapp”(去中心化的應用),其中前一個塊的哈希值被用作隨機數生成器。你可以賭哈希是偶數或奇數。業主用一大筆錢資助了這個智能合約。賭徒提前下注給智能合約,并投注“偶”。如果哈希確實是偶數,那么他會得到1.98倍的賭注。當哈希值是奇數的時候,他什么也得不到,所以莊家上風是1%。這些都是可以編碼和自動執行的。網站是沒必要用這些的,所有這一切可以在塊鏈上完成。 通常,您將為客戶提供(集中式的,哈哈)網站作為GUI,但不是必需的。問題是:所有這些賭博交易數據仍然需要流經整個以太坊網絡。每個節點需要檢查用戶發起的所有博弈。
    在過去,中本聰曾經以類似的方式在比特幣網絡上運作。你可以向固定的博弈地址發送交易,如果你贏了,網站將自動把錢返回來。但是……你需要信任這個網站,相信它誠實地行事。理論上他們可以在拿到你的錢來運行。這就是以太坊的優勢吧!等等等,不會那么快。 Satoshi dice 曾經是一個“鏈上”的服務,但它不再是了。猜猜這是為什么?答案很簡單:擁堵。所有這些小額交易都需要被所有節點存儲和轉發。在早期的比特幣沒有被用得太多的時候,這些小額交易就有足夠的區塊空間。但是,目前交易費是如此之高,以至于小額交易不可能再很容易的被包含到區塊中。因此,中本聰轉為了一種中心化的模式:您首先在網站上投放比特幣,然后才能開始下注。當完成后,你可以對幣提現。與去中心化模型相比,這樣做更有效率。我們曾經這樣設想過,也這樣做過。這很有趣,但長期來看,由于網絡健康這是不可持續的。所以我們不這樣做,以太坊也沒有添加任何有用的東西。順便說一下,由于網絡擁塞,Etherdice目前是無法使用的。
    問題5:挖礦動機
    回到前面的例子,除了可擴展性,還有第二個問題:礦工們可以操縱塊的哈希散列。他們可以下注,然后只發布擁有他們所需要的哈希值的塊。實際上,這可能就是為什么Etherdice 使用外部數據(可能是random.org)來獲得隨機性的原因:
    唯一的外部依賴是隨機性的來源,因為區塊鏈的確定性的本質使它難以通過安全的方式獲得隨機數據。
    那么,如果即使是一個簡單的博弈“智能合約”都不能依賴區塊鏈,那么大公司怎么會用這個技術來創造重要且復雜的智能合約呢?
    需要另一個例子? 我從以太坊挖礦社區那里聽到了一個故事:在進行眾籌的時候,為了不錯過非常好的“投資機會”,投資者會相互競爭,盡快的把交易放到區塊中。一些礦工通過一些側面的渠道把交易包含到區塊中來獲得報酬。這些礦工拒絕其他交易。或者他們自己購買整個眾籌,并且排出其他的投資者。所以挖礦的激勵機制可能會礦工審查機構來獲利。
    還需要另一個例子?目前,一個去中心化的交互尚未實現。但是想象一下,一個礦工能夠在去中心化的交易所上審查確定的買賣指令,并且能用自己的交易來運行它?它會第一個傾銷這個代幣,因而它也能在價格崩盤之前退出。這一切都是可能的。
    所以,恕我直言,智能合約在區塊鏈上是不安全的,那么你在外部服務器上就需要一個仲裁員和一段智能腳本,以可靠、可擴展的高效的方式來完成這些事情。
    只是承載資產
    那么我們剩下的就是,智能合約只用鏈上的數據、不依賴區塊哈希值的隨機性、也不依賴于執行的順序。保存到區塊鏈中的數據是非常有限的:包括交易數據、區塊哈希和時間戳而已。所以這些“智能合約”實際上就是“傳統的合同”。它們做不了其他任何更有用的事情。
    目前,區塊鏈唯一的價值加密數字貨幣。因為真實世界中資產并不是數字化的,所以把它們存儲到區塊鏈上是不可能的。數字貨幣就是一種所謂的“現實資產的承載貨幣”。它的價值就是代幣本身。你不需要信任一個外部平臺。當你轉移代幣時,你轉移的就是價值。現在有一種可以擴展智能合約的方式:創造新的承載資產。
    目前這種情況發生的頻率很高,以太坊上眾籌的項目的數目是驚人的。這些代幣代表了它們本身的價值。它們大部分需要信任一個基礎的平臺,因為代幣將會收到作為股息的利潤。但是,代幣仍然保持著預期的價值,并應能反映對平臺的信任和獲得股息的機會。那么眾籌確實是智能合約的一個自然而然的應用。人們可以創建一個擁有收入來源的平臺,而且利潤自動分配給代幣持有者,并且不會受到開發商的干擾。這是智能合約的一個潛在用例,但是可能會遇到像我們在satoshi dice 中看到的低效。它沒有擴展性。如果平臺的擁有者或者開發商是人工進行股息支付的,那使用一個“圖靈完備的智能合約”也沒有任何優勢了。這是可以通過彩色幣(Color Coin)的協議來完成的,沒必要用以太坊。還要考慮這些眾籌潛在的法律風險,根據法律政令他們中的大部分都是要關閉的。剩下的就是一些不三不四的“去中心化公司”(黑暗網絡市場),向他們投資本身就是一種風險。
    現在有一種更有趣的承載資產的類型:加密法幣。如果政府決定在區塊鏈上發行一個法幣,那么代幣就可以代表它本身的價值。在這種情況下,更有趣的是理論上智能合約將會成為可能。如果你能創建一個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理論上你可以得到區塊鏈上數據交換的頻率,并消除對外部數據存儲的需求。但是就像我們看到的一樣,區塊鏈無法安全的實現鏈上交易。而且再次聲明,區塊鏈是非常低效的,任何大規模的交易都是不可能的。這一切雖然聽起來不錯,但實際上目前是不可行的。
    圖靈完備性增加了更多的風險,而不是利益
    所以在我看來,區塊鏈對智能合約來說并不是很有用。(非常有限的)附加福利是不值得的,因為我們同樣需要考慮風險。事實就是,用圖靈完備的平臺來構建安全的應用是非常困難的。DAO的慘敗已經讓我們意識到了這件事情。我寧愿相信一個專注于錢的問題的區塊鏈,也不愿在區塊鏈上嘗試智能合約,在大多數情況下,這根本沒有什么利益可言,而且會面臨更大的風險。
    所以智能合約是可能的
    但是也只是在非常具體的情況下。可擴展性問題使得它并不能被廣泛的應用。在區塊鏈上唯一能用的智能合約是易于計算的合約,不需要太大的存儲能力和帶寬,而且不是經常執行。所以在實踐中,它只適用于大型交易。在區塊鏈上用智能合約來執行大量的小額交易在經濟上是不可行的。如果你仍然希望擴大交易量,則需要在外部服務器上運行“智能腳本”,并定期向區塊鏈進行結算。如果你使用外部數據的話,智能合約也會有風險。所以最好是在區塊鏈上使用多重簽名,并且在外部服務器上運行一段智能腳本。如果你不想用外部數據,那么你就僅限于持有鏈上的無形資產,這跟傳統合約也沒什么兩樣。
    讓我們通過一個例子看看智能合約是怎么運行的。也許你熟知大型眾籌平臺Kickstarter,產品團隊可以在Kickstarter 創建項目、設定資金目標,進而從那些相信這個想法的人那里籌集資金。
    Kickstarter實質上是介于產品團隊和支持者之間的第三方。這意味著雙方都需要信任Kickstarter能夠妥善地處理他們的資金。
    如果項目成功獲得籌資,項目團隊希望從Kickstarter獲得他們的資金。另一方面,支持者希望籌資后他們的資金能夠給到項目,或者在沒有達到目標的情況下獲得退款。產品團隊以及其支持者都需要信任Kickstarter。
    但是有了智能合約,我們能夠構建類似的系統,而不需要信任如Kickstarter這樣的第三方。
    那么讓我們試著來構建智能合約
    我們制定智能合約,它能持有所有收到的資金直到達到某個目標。現在項目的支持者可以把資金轉到智能合約,如果項目獲得足夠的資金,智能合約自動將錢轉交給項目的創建者;如果項目沒能實現集資目標,錢會自動退還給項目支持者。
    因為智能合約存儲在區塊鏈上,一切都是完全分布式的。有了這項技術,沒人能控制當中的錢。
    但是我們為什么要信任智能合約呢?
    不可變和分布式
    因為智能合約存儲在區塊鏈上,它們繼承了一些有趣的特性。它們是不可變的、分布式的。不可變意味著一旦智能合約被創建,這永遠都無法改變。因此,沒有人可以背著你篡改合同的代碼。分布式意味著,你合約的輸出被網絡上的每個人驗證。因此,個人不能強迫智能合約放出資金。
    因為網絡上的其他人會發現這個舉動并將其標記為無效。篡改智能合約幾乎是不可能的。因此,以太坊從創始之初就并非以創造或者炒作某種加密貨幣為目的,而是致力于成為一個通用的、提供超強圖靈完備腳本語言的優秀底層協議,從而極大地拓展了區塊鏈的功能,使其可以管理金融和非金融類型的應用,而不是止步于加密貨幣。基于以太坊的智能合約使用戶可以很方便地構建復雜的電子資產、消費模式等各種去中心化的應用。
    智能合約技術是區塊鏈應用中最主要的特征,也是區塊鏈被稱為顛覆性技術的主要原因 。智能合約可以幫助實現可編程貨幣和金融功能,提高自動化交易水平和交易效率,降低金融交易及合約執行成本,便于交易行為的管理,因此得到國內外金融機構和央行的關注。
    未來,區塊鏈的應用可能更多是向智能合約的方向發展,并對數字貨幣和其他金融領域產生重大影響 。但需要指出的是,區塊鏈是技術手段,盡管它對比特幣的形成和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技術本身是中性的,并不構成對比特幣正當性和科技創新性的背書。
    以區塊鏈技術來劃分“古典互聯網”與“現代互聯網”的說法已經開始在網絡上流傳。相較歐美各國區塊鏈技術應用的大踏步邁進,在謹慎金融觀指導下的當今中國,許多應用看起來難免有“過家家”之嫌。
    但這又何妨呢,既然技術和制度都還需要完善,那就邊走邊看,邊看邊改,最近的小協議不也是這樣么,以開放的心態和穩健的腳步迎接時代變革的到來。
    最后,讀完本文,你對智能合約一定有了基礎的了解,目前2000多個區塊鏈項目的核心競爭力就是他們的智能合約,應用于不同場景的智能合約能否發揮其全部的作用是項目好壞的一個重要的判斷方式。
    關注公號區塊鏈福利社,在后臺回復“區塊鏈”
    200份千元區塊鏈全套秘籍限量搶
    收藏
    收藏0
    支持
    支持0
    反對
    反對0
    關注公眾號:區塊鏈福利社(blockchainfls),免費獲取區塊鏈學習資料

    大神點評1

    跳轉到指定樓層
    感謝分享!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